当前位置: 鸿鹏教育 >>> 鸿鹏考研 >>> 考研学员心得
-
考研首页
HP Home
鸿鹏通知
Notice
考研早知道
Early know
课程安排
Arrangement
考研专业课
Courses
名师风采
Teacher
.
热线电话:0451-88877551 88877552 86417512 86250818
.
 
  其它栏目
  站内导航
 

再次想起你-哈尔滨,我的考研二战

年的夏天,是我在南京这些年的记忆中最热的夏天,刺眼的阳光让我至今想起都有些睁不开眼,被晒到的皮肤有种被寒风吹过的撕裂感,就像玩雪时候刺骨的火热一样,我不敢在路上呆太久,怕像刘慈欣笔下脱水的小人,骑着自行车自认潇洒地飞快穿过空荡荡的校园。
    “这个菜,还有这个,二两米饭”
     “今天真热啊”
     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下雨”
    我朝着面无表情的食堂大妈连着说了几句话,这似乎是我一天中唯一能说话的时间,会偶尔打电话回家,告诉在西北的父母现在都好,会打电话给L,和她随性又刻意地聊着和考研无关的事情。
       吃完饭,唯一去处还是教室,教室是有空调的,住处也有,不过在顶楼的一个隔间,连墙都是烫的,空调让我这个晚辈感觉不到它的存在,睡觉都要趴着睡会,再躺着睡会,驴打滚,我突然想到这个词。不过我似乎没有抱怨过,或许生活在其中,没有多少人会抱怨,毕竟那就是生活而已,我不觉得这有多难,而且我坚信不会太久。

       
依旧如此,早上七点起床,卖手抓饼的夫妻也刚开摊不久,四块钱。然后去占座,整栋楼都开放,教室很多也很大,却都满满当当,我喜欢坐在阶梯教室的最后排,这样感觉没有人在看自己,学累了就抬起头望着下面人的脑袋发呆,猜测着他们来到这里的理由。这是只有翻书声和轻声细语的考研教室,但比吼着叫着碰撞着狂奔着的体育场更让我感到青春的激情,这里乱作一团,这里死气沉沉,这里充满希望。
    
一天的时间,快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,只有吃饭时候自己像是有意识的,于是每天都似乎连吃三顿一样。晚上十一点回宿舍,一个一个看也不看地翻看着贴吧的帖子,一条一条地点开门户网站的新闻,总想暂时忘掉现实,却在放下手机的那一刻又瞬间想到渐渐变小的倒计时。晚上睡觉,听着郭德纲的相声,听了无数遍,还想笑,出新作品是最开心的时候,不过也没多少作品出来了,好作品更是少,以至于马三立,刘宝瑞都听了起来。在相声乱哄哄的现场的气氛中,我感觉到平静,身子也慢慢轻了,似乎开始俯瞰剧场,越来越高,观众的笑声越来越远,我还有理智,我知道,一天,结束了。

    
这之前半年,2013年年初,看到第一次考研成绩的时候,似乎意识到自己不会再回到校园了,做了最后的努力和准备,毫无希望,便开始找工作,找工作对我来说似乎没有那么难,差不多是那年周围人找工作中表现最好的了,却在犹豫之后都放弃了,我好像在把自己向一个方向推,我不承认,却一直在这么做,L似乎很失望,她考上了一所很棒的大学,那段时间,我一直很为她感到高兴,甚至骄傲地给旁人炫耀,但她对我放弃这么多工作感到很不满,无论如何,我选择了再考一次。所以后来所经历的一切,我都觉得让人疲惫而有趣,我常常骑着自行车去吃饭时候想,以后考上了,这么点路,也就到L的大学了。
    
考研不是对每个人都是熟悉的,不想再去细说考研的细节,毕竟,一日一日,日复一日。后面的日子,压力越来越大,我因为长时间不运动重了十多斤,到十月的时候,感觉精力有点跟不上了,没有七八月份的锐气了,然后越来越焦虑,越来越孤独,越来越慌,到十一月的时候,我已经开始难以入睡了,还记得好几个晚上,躺下之后,一种想哭的冲动涌上心头,我想起了逼哥沙哑地吼出的那句歌词:这是最好的年代!或许是的,这是最好的年代,我默默告诉自己,甚至小声说出来,这是最好的年代,自己年轻,身体健康,父母健在,喜欢的人也喜欢我,我想很多年之后回头看,考研这种事,会不过是生活中的一个小小点缀而已。
       最盼望的是L来看我,让我无比幸福的是,L每周都会来,还总给我带些水果,她的学校离我住的地方,只有6站地铁的距离,她会给我讲研究生期间遇到的一切,讲她的舍友,讲她的导师,讲校园的建筑有多美,讲门口哪家小店有多好,也讲她们的迎新晚会,还讲有个很丑的男生在追她。   
       突然很熟悉,就像高三时候听上一届学姐讲大学的生活,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,让人听着听着,身体不由地向前倾,不由得开始微笑,开始笑出声来,理想是个好东西,虽然大多数人都仅用它来逃避现实,但那一刻我似乎感觉到,它是那么近,就像坐在我旁边的L一样触手可及。

    十二月之后,我逐渐冷静了下来,虽然真的很害怕,不过发现好像也改变不了什么了,教室越来越不安静,无奈的叹息声和躁动的翻书声代替了往日的安静,日子反倒突然慢了下来,一天一天,一天比一天难熬,我的身体开始出现很多不适,最先是头痛,接着开始耳朵疼,无法很快入睡,睡着了又常常连闹钟都听不到,梦魇代替了解方程成了睡眠的必备。最痛苦的那天,我记得,是12月24日,考研倒计时10天,教室里没人关心一个遥远的节日再给自己半天休闲。那天早上,教室外总有施工队钻头的响声,一整天都是,我烦躁地看不进去书,做题也突然连题都看不懂了,下午吃饭,选了一个从来没去过的新食堂,菜都是冷的,还咬破了舌头,刚回教室,用了几年的钢笔掉到地上摔坏了笔尖,没多久,L发短信给我,我们分手了。
     后来,我才知道,那天,没有什么施工队。
但那声音一直回响着,就像几个月之后,满脑子都是在山中行走的两个人和一只狗的画面一样,一直抹不去。
     最后的十天,我其实记不太清楚,恍恍惚惚,夜不能寐,昼不能食,几天时间,周围人说我瘦了不少,这倒是件好事,太胖了总是不好的。不过理智告诉我不吃是不行的,我想到了鸡蛋这个东西,虽然我很讨厌吃,不过又小又有能量,不至于让我本来就很小的胃口被无效的食物占据。于是每天中午和下午都是鸡蛋,用温水冲服,一日两次,一次4粒,幸好那几日口中感觉不到任何味道,让我觉得好事和坏事总是相互的。总之这么吃反倒没有让我讨厌鸡蛋,而让我感激鸡蛋。
    考前那几天,有个女同学和他男朋友给我送过一次水果,还有一小瓶喷雾,她说可以安神,我试了好几次,一点用都没,以至于怀疑她是不是装的自来水逗我,但考研时候,和她给我的纸条,我一直带在身上,不知道算不算违纪。
    考前那几天,有个同学请我喝了一杯奶茶,绕着校园转了一大圈,我问他你这什么手机,他说诺基亚920,后来,我也买了一个一样的。
    考前那几天,有个老乡晚上叫出去吃饭,我笑了一晚上,突然发现,好久没笑了。
    分手前那周周末,L过来,给我订好了考研的房间,还送我一袋橙子,没来得及吃,便按大小摆在桌子上,坏掉一个扔一个,其他的再摆整齐,就像是一个个回忆,慢慢都坏掉了,不见了,想不起了。
    除此之外,那些日子,我想不起任何事情了。

    考研,由于那几日每天三五个小时都不能保证的睡眠,让我在考场上平静地差点睡着,最后一门,眼睛都快睁不开了,红牛不比兴奋剂,更像是安慰剂,于是恍恍惚惚上考场,恍恍惚惚下考场,最后一门结束,看着四牌楼拥挤的街道人来人往,仿佛突然间失去了过去几个月所有的记忆,呆呆站在那里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
    那年的冬天不冷,我走到地铁站的时候,天已经彻底黑了,我甚至不知道我怎么走到的,或许周围人会看到一个精神恍惚,穿着臃肿而肮脏的衣服的人,身子拖着腿,腿拽着脚,漫无目的地走向一个不知道是否存在的目的地,我用了一个小时,走了1.4公里。

    我现在坐在那个曾经梦寐以求,偷偷在本子上写了无数遍的学校,对周围的一切,都觉得平静,学校往西一公里,L就在那个学校读书,差不多就是当年住处和常去的校外那排小饭馆的距离,不过我从来没去过那边。我还留着她送给我的衣服,如果不刻意去想,我想不起来那是她给我的;我还背着她买的书包,最近正准备换个新的好看的;我的钱包也是她送的,写到这里时,我才想起来;我也去了我们曾经说过要去的地方,我觉得没什么意思。我想起了那年非得再考一次时候的倔强,却无法回答为什么要再考一次这个简单的问题。
       转眼她已经要毕业了,我也在这个学校度过了一年。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和那个“丑男”在一起,也不知道她现在其他任何的消息。我开始记不清楚她的长相,记不清曾经到过的地方。过往的记忆似乎总结为了一个场景,那是2013年考研前去徽杭古道,两个人,一只狗,一座山。我走在前面,她在后面,拖着当拐杖的竹竿,一遍遍用不同的声调叫我的名字,还有个不知哪里来的一只土狗,一直跟着我们,回忆至此,似乎景象也已经模糊了,只听到后面有人喊我的名字,一遍一遍,一遍一遍,直到渐渐听不见。
分享到:
继续浏览
鸿鹏通知
more >>
  考研早知道
more >>
 
课程安排
more >>
  考研专业课
more >>
 

地址:哈市南岗区西大直街118号,工大集团哈特大厦19层1901室(乘车至西大桥站下车) Copyright ? 2001-2014 Weaver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. 黑ICP备05040488   

QQ在线